澄遣

人体啊
你真让我心碎

“你的过去我不愿意过问,那是你的事情。你的未来我希望参与,这是我的荣幸。”——华生

这段被花生实力圈粉
太爷们了
真的

母鸡是按这个表情包写的赵子龙么(●—●)
看完天宝伏妖录又翻到之前收藏的表情包
突然看出来了第二层含义...

总裁大人和他的兔叽

高冷邪魅神经总裁攻x软糯温顺兔子受

脑洞是昨天晚上的梦...
手残画不出来,只好写个小文来聊以慰藉...
希望今天能把梦续上嘿嘿

01
总裁大人低头看着自己贼亮的皮鞋上的那只白色小兔叽,赶脚自己有点茫然。
真的兔叽,活的,刚刚从草丛里蹿出来趴自己鞋上的。
又小,又软,还不动。
总裁大人的脸冷了三分。
作为一个真·霸道总裁
作为一个成功的商业人士
作为一个对待下属冰冷严酷的冰山上司
总裁大人赶脚自己应该一脚把这团毛茸茸踢出去
才符合自己的人设!
然鹅,他没有。
总裁大人低头看着这只耳朵粉粉的小绒球,鬼使神差的弯腰伸手戳了戳。
居然比想像里还要软——总裁大人暗暗心惊——太可怕了。
小兔叽仿佛收到了惊吓,又往鞋上缩了缩。
总裁大人邪魅的笑了。
嘿嘿嘿...
他把兔叽拎起来,举在眼前
兔叽很小,只有双手一捧大
浑身毛茸茸的,两只耳朵软软的垂在脸侧,四只小爪悬空,黑亮的圆眼镜盯着总裁大人。
兔叽本来想弄个歪头杀,可惜被拎起来了,于是失败了。
兔叽委屈巴巴——哼唧...
总裁大人盯着他,皱皱眉,感觉事情不太妙。
于是他把兔子放在自己的手心里。
兔叽毛毛的刚好把手填满,他十指揉了揉,感觉这个小东西的手感好像比老姐包上那个貂毛的大绒球手感还好。
兔叽乖乖的坐在他手里,淡粉色的小嘴动了动,伸出软软的前爪蹭了蹭脸。
总裁大人沉默了。他感觉自己的心口中了一箭。
于是雷厉风行的总裁的人立刻做出了决定!
自己趴着鞋上的兔叽就是我自己的了!
带走!

02
路人小朋友:“哇哦,妈妈,你看那个帅气的葛格手里的小兔叽好可爱啊!”
路人家长:“是呢,看起来是个面冷心善的人儿呢。”
总裁大人目不斜视,大步向前。

路人女孩:“哇亲爱的,你看那只小兔子,好小好可爱啊!”
路人男孩:“我们也去宠物店买!”
总裁大人充耳不闻,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给街角宠物店拉了生意。

03
总裁大人到家了!
他给兔子拍了张照片,加了个滤镜,给自己姐姐发了过去。
——比你的貂毛球还软。
半分钟后,亲姐姐回复了仨字
——滚,傻逼
果然亲姐。
总裁大人邪魅的冷笑一声,把手机丢到沙发上,开始撸兔叽。
兔叽软趴趴的,软软哒,绒毛扫在手上又软又暖。
总裁大人感觉自己做的决定真是一如既往的正确。
总裁大人霸气的做在真皮豪华大沙发上,撸了一会儿,有点困,于是拎着兔叽回到了卧室。
他把兔叽放到床头柜上,自己洗了个澡,早进被窝,睡了。

04
总裁大人迷迷糊糊的感觉,好像有一个毛毛的小东西蹭到了他的脸。
又顺着自己的脖子蹭了下去...
到了胸膛...
到了肚子...
...
还挺暖和的。
于是总裁大人进入了梦乡。

05
早上六点。
总裁大人准确的生物钟叫醒了他。
他照例起床,穿衣,洗脸...
果然肌肤相亲的感觉真是不错啊——总裁大人如是想到。
等等。
总裁大人感觉自己的脑中仿佛有些不对劲。
他大步回到卧室,一把掀开被子。
发现自己被窝里多了一个...白皙的...少年?

06
总裁大人的脑子...彻底当机了。
他记得自己昨天没有饭局。
他记得自己昨天也没有喝酒
他记得自己家的门锁并没有出什么问题
他记得自己一直洁身自好
他记得...
他*的这玩意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啊啊啊啊!

07
少年明显感受到了总裁大人的视线激光,嘤咛一声醒了过来。
真·嘤咛
总裁大人面无表情的想着。
少年爬起来,手臂撑着床,身体笼罩在总裁的阴影里,抬头看着他,黑色的眼睛里有些惧怕。
这头发看起来还挺软——总裁面瘫着脸想到。
啧,想摸。
但是!
总裁大人控制住了他寄几!
是的!他控制住了!!!
他胜利了!!!!!
yes!!!!!!!!

08
少年歪头,轻声唤道,“主人...”
声音也是软软的。
总裁脑子空白程度提高到50%
少年犹豫了一下,往床边蹭了蹭,然后伸手抱住了他的腿。
“主人...”
这糯糯的声音呦...
总裁脑子空白程度提高到80%
少年看总裁依旧没有什么反应,生怕被扫地出门,于是他把脸靠在他的腿上,弱弱的又叫了一句...
“主人...”
说着还轻轻摇了摇一身板正西服的人。
总裁脑子空白程度提高到100%
总裁大人:“哎...”

09
“你是说你是昨天那只小兔叽?”总裁大人问。
“嗯!”少年坐在床上,双手捧着一颗生菜啃着,认真的点头应道。
总裁大人陷入了思考。
他伸出手摸了摸他的脑袋,少年脸一红,在总裁大人的手里蹭了蹭。
总裁大人立刻抽手。
少年眼角一垂,有些郁闷,不再吃菜了。
总裁大人又立刻把手放了回去。
少年继续乖乖啃菜。
总裁大人感受着手底下柔软顺滑的头发,心想
“呵,赚了。”

10
总裁大人给兔叽买了套连体的兔子睡衣,也是毛茸茸的。
这样兔叽不用变成兔叽,总裁也能撸兔叽了。
少年一米六的身高加上兔子睡衣,在屋子里蹦来蹦去,屁股一扭一扭的,长耳朵也跟着一跳一跳的。
总裁拖着下巴在一边看着,感觉这衣服也买的很值。

11
总裁的一天
早上
6.30  起床,举起兔叽检查有没有被自己压到。
6.45  撸兔子
6.45  做饭,吃早点。
7:00  从冰箱最上层拿出两颗青菜,一颗放到桌子上,一颗放到地上的盘子里。
7:20  换衣服,出门上班。
中午
12:00 回家,看比自己矮了一个头的人型兔叽帮自己脱衣服挂衣服。
12:10  看兔叽忙忙活活的蹦来蹦去的端菜。
12:20  看兔叽蹲着用纸巾擦端菜时撒出来的菜汤。
12:30  和兔叽一起吃饭
12:50  看兔叽笨手笨脚的洗碗
13:00   看兔叽洗完手然后发挥出超快手速甩手,试图把手上的水甩干净。
13:10   把兔叽拉过来揉
13:30   抱着兔叽午休
14:00   起床,去上班
晚上
18:00   下班,回家接兔叽去逛超市买菜
19:00   回到家。
19:05   把兔叽吃的青菜和胡萝卜放到冰箱最上层,以防被偷吃。
19:10   看兔叽做饭。
19:30   和兔叽吃饭
20:00   压着兔叽在沙发上亲热。
21:00   哄着兔叽给他洗澡
21:45   自己洗澡
22:00    搂着兔叽睡觉

12
总裁大人举着生菜,就像举着炸药包。
兔叽抱着他的腰,泪眼汪汪的,盯着总裁的炸药包。
“不能吃。”总裁大人冷酷的说。
“...要吃!”兔叽把头埋在总裁大人的胸口,声音颤抖。
“不行,已经是第四个了。”
“唔...”兔叽瘪嘴。
“不许哭。”总裁大人嘴角抽搐。
“哼!”兔叽抱得更紧了。
总裁大人:“......”
总裁大人举着生菜,拖着吊在他身上的兔叽围着客厅转了两圈,兔叽还是不松手。
于是总裁大人打开冰箱,把生菜放到了最高格,关上冰箱。
兔叽:“嘤嘤嘤...”
总裁大人面无表情。
兔叽讨好的把脸往他身上蹭了蹭。
总裁大人的冰山脸上出现了一道裂痕。
但是,总裁大人是乳齿的冷酷,当然不会心软。
他打开冰箱,从生菜上扯了一片叶子,关上冰箱。
“最后一片。”

这魔道disco简直太魔性了,一边听一边摇摆一边画爽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寒假就应该这么过哈哈哈哈哈哈歌词真是妙哉!

#每天都能感觉到媳妇儿的活泼#
魏无羡:“要亲亲要抱抱要举高高我要我要我要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

真是喜欢贾正亮这种披着狼狗皮的小奶狗,简直太可爱跟风沙燕这种御姐碰到一起两个人都变得不一样了简直太配了哈哈哈哈哈

王也家半日游

这天,王也闲来无事,有点想念诸葛狐狸了。
他给诸葛青打了个电话,两人闲聊一会儿,王也就提出让诸葛青来做客的主意。
诸葛青想了想自己下周的安排,正好有一天去北京办事,自己可以提早去一天,跟王道长叙叙旧,还有地方住。
于是两个人一拍即合。
到了约定了这天,诸葛青所坐的航班因为天气原因延误了四个小时。等诸葛青下了飞机,天都黑了。
他拉着拉杆箱在借机的地方找了溜达了圈,没看见王也的身影。他打了个呵欠,把手机打开拨了王也的电话,打了两遍对方才接起来。
王也仿佛刚睡醒的沙哑嗓音从听筒里传了过来,“喂,老青啊,下飞机 ?”
“刚下,你在哪儿呢。”诸葛青问。
“我看看啊,”王也那边声音稍小了些,显是在找他,“哎,看见你了,就你左面呢,你转个头。”
诸葛青顺着自己左手边看过去,看见离自己十几米外,王也正把自己的身体从一矮栏杆上撑起来,看他看过,挥了挥手。
诸葛青刚走出两步,那边王也已经小跑了过来,一把接过诸葛青的箱子,另外拿着手机的手一揽,搂住诸葛青的肩膀,嘿嘿笑着,“老青啊,好久不见啊,”
“你们这飞机忒慢了,等着我都睡着了。”
“哎航班延误,我也没办法。”
“咱先回家,车在外面等着呢。”

诸葛青跟王也并肩出了机场,在他的带领下找到了接他们的车。
看到车,诸葛青稍微有些惊讶,“呦,迈巴赫啊。”
诸葛青看着在暗夜里显得低调奢华的黑色豪车,眼睛眯成弯弯的一条缝,
“王道长现在生活可以啊,公司做起来了?”
“哪儿啊,才刚起步,全靠坑爹撑着呢。”王也摆手,“这车我爸的,临时借着用用。”说着把行李扔进了后备箱。
“上车!”


车开到王也家别墅,两人下车。
刚进屋,诸葛青就看见了一个富态的中年男人穿着金色的丝绸睡衣坐在豪华的大沙发上,正低头刷手里的平板。
诸葛青一愣。
“哎,爸。”王也提着诸葛青的箱子把他扒拉开,挤到他前面,指指诸葛青,“这是我朋友,我请来咱家做客的。”
“哦哦,”那个中年男人抬头看了一眼,“小也的朋友啊,快坐坐坐。”
“哎,叔叔好。“诸葛青跟王父打完招呼,把王也拉到一边,惊讶的压低了声音问他:
“你跟你爸妈住啊?”
“是啊,”王也也压低了声音,“你刚知道?不我爸妈家我去哪里住。“
“你不应该住自己家吗?你没...没房子?”诸葛青震惊道。
“没啊!我哪儿有钱买房啊,”王也道,“我刚回家,哪儿来的钱啊,而且就算我想自己住,我爸也不让啊。”
“你都多大了还不让自己住。”诸葛青再次震惊了,“而且你爸这么有钱,你名下没几套房?”
“哎呀,他怕我再出家。”王也悻悻道,伸手挠挠头,尴尬的笑了笑,
“有房是有房,可我也没钥匙啊。”

王也把石化了的诸葛青扒拉开,扛着他的箱子往楼上走,“老青你今天先住我那屋,我把东西先给你放上去了。”
诸葛青心情复杂的点点头。
王父听到这话,转身扭头看着王也,急道,“小也,东西让仆人给你搬啊,自己搬多沉啊!”
“没事儿爸,我就是活动活动,也不沉。老青你换完鞋也上来吧。”
王也搬着行李上楼去了。
诸葛青向王父礼貌的笑笑,正要上楼,却被叫住了。
王父见王也走了,脸上顿时不复了刚才轻松的神情,变得格外凝重,他审视着诸葛青,严声道:
“年轻人,过来坐,咱们聊聊。”
诸葛青有些疑惑,但还是听话的走向王父身边,在离他不远处坐下了。
王父放下手中的平板,看着诸葛青,“你叫…”
“叔叔,我叫诸葛青。”诸葛青答道。
“哦,诸葛青。”王父若有所思的摸摸下巴,“好名字啊,”,他上下打量着诸葛青,
“你出家了吗?”
诸葛青:“???”
诸葛青:“……”
诸葛青想起刚才王也跟他说的,顿时明白了。
诸葛青温和的笑笑:“叔叔,我不是王也的道友。”
“啊,”王父有些尴尬,“不是啊?不是就好,不是就好。”他有些尴尬的笑,“现在年轻人脑子真是灵光,”
他大力拍拍诸葛青的后背,脸上恢复了之前轻松的模样,
“小伙子真懂事,这我就放心了,在家里别客气,需要什么跟我说!小也也不经常带人回家过夜,他要是对你你跟我说,在这儿不用拘束,就当在自己家一样!”
“好的叔叔,”诸葛青心说这话听着咋有点不对劲呢,不过他还是露出礼貌地微笑,“先谢谢您的款待了。”
“聊什么呢,”王也从楼上探出半个脑袋,“老青你怎么还不上来。“
“没什么没什么,”王父仰头道,“我就随便跟这个小朋友聊一聊,”又转头对诸葛青说,“快上去吧,你们好好玩!”
诸葛青:“……”

楼上
王也把诸葛青领到他的房间,随口问诸葛青,“我爸跟你说什么了?“
“没什么事儿,”诸葛青笑笑。
“问你出家的事儿了吧。”王也回头瞟了一眼诸葛青。
诸葛青笑而不语。
“哎呀,”王也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我爸就那样,被我吓怕了,你别介意啊。”
“没事。”诸葛青笑道。

夜深了,两人吃了饭,回到了卧室。
诸葛青从自己行李里拿出自己的笔记本,打开放在桌子上摆弄着。
王也则是直接拿了睡袍进了浴室。
半个小时后。
“视频呐,”洗完澡的王也从他身后溜达着走过,拿着块毛巾擦着头发,看他在视频聊天就弯腰凑过来看了一眼,“和谁啊。”
“我弟。”诸葛青答道。
视频里,诸葛白看见王也的出现,一张可爱的小脸瞬间就贴近了镜头。
“青!”诸葛白睁大了眼睛,
“你...你居然去见那个家伙!”
“啊?”王也听白这么说,低头看看诸葛青,“你没告诉你弟啊。”
诸葛青:“...”
“没啊。”诸葛青无奈的微笑,“我就告诉他了我来办事。”
“唔,这样啊。”王也直起身擦擦头发,“老青你要洗澡现在洗去,洗完赶紧睡了,晚上别熬夜。”
“知道了,”诸葛青应了一句,他把王也推开,“你先睡去”。
王也临走前跟对面的诸葛白挥挥手,“小朋友也要早睡哦,要不长不高。”
比青矮了n头的诸葛白:“......”
诸葛青看着视频里瘪嘴的诸葛白,感觉情况有点不太妙。
“白啊,”诸葛青陪笑着看着对面的诸葛白,“你听我解释啊...”
“我不听我不听青你骗人你说你去办事的...”对面白哇的一声哭出声。
...
等诸葛青哄好了弟弟挂了视频,已经是一个小时后的事了。
诸葛青无奈的站起身,伸了伸腰,走到床边,发现王也早就睡熟了。
并且以一个极其豪放的姿势占据了整个双人床的正中间。
诸葛青绕着床铺转了两圈,并没有发现能让他躺下的足够的地方。
诸葛青把王也往一边踹了踹,这才有地方躺下。
半夜,诸葛青被抢被子若干次,被王也把腿搭在他身上若干次。
总之,诸葛青发誓再也不跟王也一床睡了。



第二天早上
清晨,诸葛青顶着两个黑眼圈起了床。
他虽然平时有早起的习惯,但是也没起过这么早。
都是因为王也睡姿太豪放了,诸葛青心想,他之前在碧游村的时候咋就没发现呢?
诸葛青没事干,便去王也家后院打了套太极拳。
然后意外的看见了在后院溜达的王父。
王父拎个水杯,看见他打了声招呼,“呦,打太极呢?”
诸葛青心中一愣,没想到王父能看出来他在打什么。但毕竟人家儿子过去也是武当派正宗弟子,没准多少了解些,所以他表面没表现出来,微笑道,“是啊叔叔,你也懂?”
“太极嘛,简单,我也会。”王父道。
“您会打?”诸葛青惊讶道。
“会啊,”王父豪爽的笑笑,“小也回来教我的,说是比吃大补药还保健呢。”
王父撸起袖子,“我打给你看啊。”
诸葛青收了手,站在一边乖巧的等着看。
王父摆了个起势的姿势,一边动,嘴里还念念有词。
“一个西瓜,切两半,你一半,我一半…”
诸葛青:“……”
王父打完一套,气喘吁吁的,“怎么样,是不是不比你的差。”
“自然,”诸葛青严肃的竖起大拇指,道:“王叔叔打的相当标准。”
王父满意的笑笑,“是吧,有空让小也也教教你,他打的才漂亮。”
“好。”诸葛青答应道。

诸葛青在王也家吃了早饭,等中午王也起来,两人开车出去在北京转了几圈,王也顺便还通过自己的土豪关系网,帮着诸葛青解决了本来应该明天办的各种事项。
诸葛青本来就担心诸葛白,怕昨天还没安慰好弟弟,看事情办完了,如释重负。
他赶忙定了晚上的机票,赶回家去再哄哄自家弟弟。
对此王也表示理解。
不仅贴心的把老青送到了机场,还免费送给了他一个水杯当纪念品。

等诸葛青回到家,刚进门,自己的几个弟兄就凑了过来,围着他叽叽喳喳。
大萌:“青,白说你跟王也睡了!”
诸葛升:“听说那个王也是富二代啊,还会风后奇门?你可以啊。”
诸葛观:“这么快就回来了,事儿办完了?有没有搞啥秘籍回来!”

诸葛青:“......”
诸葛青满头黑线的转头看向诸葛白。
诸葛白看到诸葛青,瞬间转身泪奔,一边哭一边说:
“呜呜呜...青你说好了大后天回来结果今天就回了果然你说去办事是假的你就是去找那个家伙了...还把他水杯带回来了呜呜呜...”

诸葛青石化。
弟弟站住,我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啊!